“让我爽一点,你吃点避孕药怎么了?”
摘要:
时间: 2022-10-17
377

今天分享这么一个故事

 

来自真实经历,看官自评

 

“他那该死的占有欲不是一般人能接受得了的,能一辈子接受得了的也不是一般人。”

 

那天在床上跟往常一样。

 

大智让友夕事后吃避孕药,他们向来如此。

 

可是那天友夕有点不太舒服,不想吃避孕药,她甚至不想做。

 

但考虑到大智的感受和此刻的需求,她提出了让他戴套。

 

自己只是有点不舒服,忍忍也就罢了。

 

“我为什么要戴套,不是一直都是你吃药的吗?”大智问。

 

看他不愿意戴,友夕只好跟他说自己身体有点不舒服,吃药了怕会影响到身体了,所以现在就是这么一个情况,要么就是你戴套,要么就改天再来。

 

她全程都是以一种安抚大智的口吻说下这些话的。

 

没成想大智把友夕拿出来的套直接朝墙壁扔了过去。

 

“你有完没完?不就是吃个避孕药吗?搞得跟要你命似的。哪不舒服了这么严重连避孕药都不能吃,你至于吗?”

 

他冲着友夕翻了一个大白眼,没好气地跟她说。

 

她愣在那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

或者说不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话,而是没有想到他会跟自己说出这么冰冷的话来。

 

哪怕她去约个炮对方也不会这样跟她说吧,更何况他们是谈了几年恋爱的情侣了。

 

一向隐忍脾气比较好的友夕顿时觉得无比委屈,自己的一再退让究竟换来了什么?

 

她眼眶很红,再也忍不下去了:

 

“避孕药谁想吃啊,为了你爽一点,我还不是吃了!

 

难道你觉得我吃避孕药就是应该的必须的吗?你知道经常吃避孕药对女人会有什么影响吗?

 

你知道我每次都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吃下一颗颗避孕药的吗?

 

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知道个狗屁啊!

 

别人的男朋友不舍得女朋友吃,你是生怕我不吃影响到你舒服了,是吧?”

 

友夕把这几年隐忍下来的委屈一股脑全都给发泄了出来。

 

有点卑微,有点傻,她却还是希望他能够试图看懂她的委屈。

 

一旁的大智没有说话,反而是一副“你说完没,你好烦”的耐人寻味的表情,然后吐出一句:

 

“你有病吧?”

 

看来,友夕一切都白说了。

 

02

 

大智跟友夕是在一次共同朋友的生日趴上认识的。

 

大智喜欢知性气质类的女生,恰好友夕就是,而友夕喜欢的男生的特质大智他也有。

 

俩人也算是一见倾心,于是便很快就坠入爱河。

 

后面的一切就都自然而然水到渠成。

 

相识、恋爱、热恋、同居,直到现在。

 

但在一起同居后友夕就隐隐发现,大智并不像他之前所表面展现的那样——

 

那样温柔,那样有礼貌,那样懂得照顾人。

 

在一起后她才知道,大智脾气很不好,生起气来就喜欢扔东西砸东西,那时你跟他讲什么也没用。

 

有一回,友夕在下班的路上跟公司的男同事多聊了会儿,因为是往同一个方向走。

 

这一幕恰好被大智看见了。

 

—“你跟那个男的什么关系?”

 

—“同事啊!怎么了?”

 

—“同事,那你说说干嘛下班了还要跟他一块走?”

 

—“我们又不是特意要一块走的。就是要去地方是同一个方向啊,同事间聊聊天也没什么吧?”

 

经过了一轮盘问之后,大智说要检查友夕的手机,友夕不太愿意,他就开始骂骂咧咧,说不肯给他看就肯定有鬼,还在不停地锤墙。

 

友夕没有办法,只能拿给他看,看完后发现确实没有什么才就此作罢。

 

最后是搞得俩人都累得跟狗一样。

 

可大智这个人呢,他对友夕好的时候又好得简直没话说。

 

友夕要什么他都愿意满足,就差要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送给她了。

 

这也是为什么友夕总是舍不得离开他,以及为什么愿意在性爱时宁可让他爽而自己来吃避孕药的原因之一。

 

可是这样反复横跳的感情真的很累人,每次都委屈了自己,都要妥协,对方还什么都不管,只会越来越习以为常直至最后的理所当然。

 

只要她有一次不愿意吃避孕药,大智就会觉得一切都是友夕的问题跟错误。

 

所以他可以轻而易举地脱口而出——

 

“不就是要你吃个避孕药吗?搞得跟要你命似的。”

 

他又哪里会在乎你长期吃避孕药可能会怎么样呢,享受当下就好,关于你的长远的事没必要去想太多。

 

大智心里是这样想的。

 

03

 

回首俩人在一起的这几年,有过开心跟快乐,不然她撑不到现在。

 

但友夕更多的感受,是心力交瘁。

 

每次她想好好跟他沟通的时候,他都是一副“女人就是爱没事找茬”的样,或者直接自动“关机”,当没听见。

 

如果不是这次的爆发,她很可能会继续自我洗脑,继续在这段感情里相互折磨下去。

 

但是,凭什么自己吃避孕药吃了那么多次了,该受的委屈也受了,只是这次让他戴一下避孕套而已,他就能对自己吼出这种话?

 

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。

 

也是她最最最绝望和失望的。

 

友夕也知道,如果她不离开也就意味着哪怕跟大智结婚了,她也要吃半辈子的避孕药,直到人老色衰再也折腾不动,反正要他妥协就不可能。

 

一想到这她就打寒颤,觉得发冷害怕。

 

这样的婚姻跟这样的未来,并不是她想要的。

 

所以友夕决定了,她要分手,而且还是悄无声息的分手。

 

因为大智知道了,他肯定不愿意,自己也走不了,他那该死的占有欲不是一般人能接受得了的,能一辈子接受得了的也不是一般人。

 

于是那天趁他在上班,友夕回去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准备离开。

 

不单只离开了这个屋子,还离开了当时住的地方,换掉了当时的工作。

 

占有欲再加上自尊心极强的人,是接受不了你要跟他分手的,他可能会去你住的地方等你,在你工作的地方找你,一切他知道的地方他都不会放过,甚至拿你家人朋友的性命来威胁你。

 

这就是爱错了一个人你需要付出的可怕的代价。

 

所以很多人在一段非常失败的感情或者婚姻里,她是知道自己爱错了人的,也想逃跑,可是逃跑的代价太大,很多人也就放弃了。

 

可是要跟这种人对抗——

 

你就是得有破釜沉舟的气魄,不然你就只能自己一直一直沉沦下去,直到彻底沉沦到海底为止。

 

以上内容由十三平台(www.loveme13.com),最好玩的同城交友约会群提供,欢迎大家加入十三同城交友约会群平台哦~美女帅哥都在微信群等你的加入哟~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
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
"“让我爽一点,你吃点避孕药怎么了?”"